大学城扩建背后:举债银行贷款 地方政府寄望拉

大学城扩建背后:举债银行贷款 地方政府寄望拉

时间:2020-01-09 13:12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 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,扩招——贷款——再扩招,这成了中国教育产业化运转的有效链条,也是中国大学城遍地开花的最重要动力。

  而在经历了疯狂扩招和建大学城热潮之后,面临一个新问题:如何装满这些巨额投资,且规模庞大的大学城。

  新金融记者 曹晓龙

  造城热潮

  山东大学在济南章丘建设主校区一事,虽不乏争议,但几成定局。

  在支持者看来,山东大学建设主校区是“顺势而为的重大机遇”,将破解山大多校园办学困局,并“降低办学成本”。

  确实,出于历史原因,在2000年,原山东大学、山东工业大学、山东医科大学合并组成新的山东大学,再加上扩大招生,使山大至今都面临各校区地少人多、教学科研设施不足等问题。

  事实上这种困境,在国内高校很是普遍。

  尤其是自1999年起,中国开始实行史无前例的扩招政策,当年增长47.7%。此后,以近30%的速度逐年递增。

  此后经过高考进入大学象牙塔的生源数目剧增,也将很多大学用地不足的尴尬进一步放大。与此同时,城市化的高速推进使得城市中心区的土地日渐饱和,高校已几乎不可能扩建位于市区的老校区。

  在远离市中心的郊区新建大学城,集中安排高校,成为很多城市的解决方案。

  有观察人士曾这样总结,在过去的几十年中,中国教育大体经历了市场化——取消毕业分配和实行收费制;国际化——建世界一流大学和大规模合并;产业化——疯狂扩招和建大学城三大高潮。

  特别是大学城,在地方政府经营城市的思路下,被视为能够拉动城市经济的“新项目”,从而扎堆上马。

  据不完全统计,自国内第一所大学城——东方大学城于2000年建成之后,仅两年时间,全国规划建设的大学城就达50多座,涉及21个省、市。

  教育部原副部长张保庆在一次研讨会上称,从1998年到2005年,中国高校新建、改建的学生宿舍和学生食堂的面积超过了过去50年的总和。

  亦有数据显示,从1997年到2009年的十多年时间里,高等院校数量从1020所猛增到2305所,大多数占地都在10—20平方公里之间。

  争议相随

  除了范围上的扩张,在地方政府的积极主导下,建成速度,也是非常之快。

  以规划面积达43平方公里的广州大学城为例,从筹备、施工到具备开学条件,广州大学城只用了19个月的时间;也只用了19个月时间,大学城所在的小谷围岛便初具规模。

  另一方面,可以预见的是,规模巨大的大学城,投资额自然也非常可观。

  新金融观察记者根据公开数据了解到,廊坊东方大学城投资达50亿元,宁波市高教园区投资32亿元,南京仙林大学城投入50亿元,广州大学城投资高达120亿元等。这还不包括后续追加的投资额。

  有投资咨询人士告诉新金融观察记者,大学城的建设资金,多来源于银行贷款。

  数据显示,全国高校贷款规模一度达到4500亿元到5000亿元。据审计署曾经披露的数据显示,全国1164所地方所属的普通高校负债2634.98亿元。

  2007年3月,吉林大学在校内网上宣布,该校负债30亿元,征集师生出谋划策解决财务困难。一石激起千层浪,由于扩张,高校巨额负债问题在全国引起极大反响。

  争议,随之而来。

  一个共识是,对于这些依赖举债银行贷款而投资建成的大学城来说,学生是一切收入的来源。大学城的学生规模成为决定投资胜负的关键。

  而一旦生源下降,很容易导致高校的生存危机。

  数据统计发现,高考参加人数在2008年后开始下降,最近3年有所恢复,但是还是与2008年的高点相差接近百万人。

  虽然各大学校都加大了扩招的力度,但生源减少,将是一个长期趋势。

  如何装满这些巨额投资、规模庞大的大学城,成了一个问题。

  “很多大学城内的地方院校收入结构上很像国外的一些私立学校,学生学费收入占到30%-40%,因此学校的生存对生源依赖很强,换句话说,对学生学费依赖性比较强,一旦招不到足够学生,或者学生不报到,直接影响到学校的基本收入,从而对学校的稳定运行带来挑战,危及学校生存。”有学者曾这样表示担忧。

  有些高校甚至不得不卖地还债。2006年浙江大学将西湖边上湖滨校区卖掉还债就是一例。

  事实上,从大学城中得益最多的,可能还是房地产开发。

  拿国内第一个大学城东方大学城来说,2014年,人们发现,入驻东方大学城的院校已从最多时的20多所降至个位数,院校规模也被不断压缩。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,商品房开发和销售在这片“沃土”上正如火如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