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校长访谈|静教院附校:转变教学方式,把课

名校长访谈|静教院附校:转变教学方式,把课

时间:2020-01-09 10:24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【编者按】

小德川流,大德敦化,此天地之所以为大也。

作为教育综合改革国家试点地区,上海为全国层面推进教育综合改革不断探索可复制、可推广的经验。育人方式、办学模式、管理体制、保障机制,有哪些“上海经验”值得探讨、借鉴?

即日起,澎湃新闻推出《名校长访谈》第二季,与沪上校长面对面,倾听前沿的教育理念,探讨教育的无限可能。

静教院附校六(3)班同学把“趣谱TRIP”课堂搬到了“苹果专卖店” 本文图均为 受访者供图

当学生们在苹果专卖店里用手机或Ipad进行编程时,店内其他客人会好奇地问:“你们都不上课么?”

“我们正在上课呀!”学生们自豪地回答。

把课堂放进充满现代气息的苹果商店,正是上海市静安区教育学院附属学校(简称“静教院附校”)课程建设的创新之举——“趣谱(TRIP)”课程。

“趣谱”是TRIP的音译,取自四个英语单词的首字母,即:主题(Theme)、探究(Research)、跨学科(Interdiscipline)和实践(Practice),是4种学习方式的全新统整。

“中国基础教育的长处是系统学习能力超群,所以英国来上海取经数学学科的学习,但我们的短板是综合能力不强,跨学科学习的能力不够。”静教院附校校长张人利说,因此,这门全新的统整课程——“趣谱”(TRIP)课程的开设,全面转变了教学方式,相比以往“老师讲、学生听”的教学方式,趣谱(TRIP)课程让学生在玩中学、学中玩,提升了学生的关键能力,包括认知能力、合作能力、创新能力和职业能力,使学生更加全面、更加深入地学会学习。

趣谱(TRIP)课程让学生们的足迹遍布上海:到自然博物馆探索“外来物种”,去全国首个5G信号覆盖的上海工匠馆和“魔镜墙”对话......校园内外,都是学生们不断探寻的印迹。

静教院附校八(1)班周天怿同学说:“我喜欢趣谱(TRIP)课程,带给我们很多欢乐。”

JECAS释义

除了课程开拓眼界之外,趣谱(TRIP)还可以领“JECAS章”,这又是静教院附校的一大创举,不但能评价成绩,还能评价兴趣、态度、习惯。

学生可以用JECAS章兑换奖品,还可以交换与校长共进午餐,在学校办个人画展等活动的机会。家长手里也有JECAS章,可以用来奖励孩子,甚至比现金还受欢迎。

“争章的过程就像打通关游戏,孩子们都喜欢。”张人利说,有了信息技术的辅助,可以让孩子的学习更轻负担、高质量,而优质高效地培养身心健康、有大格局大视野的未来人才,是学校孜孜以求的目标。

张人利

减负的本质是按教育规律办事

澎湃新闻:2018年底,由教育部等九部门联合印发的《中小学生减负措施》(减负三十条)出台,此后的2019年,上海、浙江等省市也相继出台了地方的减负举措。减负提了很多年,为何绝大部分效果没有达到预期?静教院附校多年来追求的“轻负担、高质量”又是如何做的?

张人利:

我从1998年担任静教院附校校长以来,就把减轻学生过重课业负担,提高教育质量作为目标。我们以课程教学改革为突破口,全面关注学生的健全人格塑造与生活质量提升。

学生在主题讲座中积极提问

对于减负,我思考和研究了二十多年。减负的本质是在探索教育规律,即如何按教育规律来办事,这是关键。

2019年7月,中共中央、国务院印发了《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》,各省市的细则也在陆续出台中,对于公民同招、提倡摇号录取,我认为就是回归教育的本质,回归到小学、幼儿园到底学什么,尊重教育规律。

教育规律一定不是演绎出来的,没有计算公式,也没有推导公式,教育规律是归纳出来的。例如由经合组织OECD针对全球几十万学生进行的国际学生评估项目(PISA)测试,通过大数据的统计归纳出一个结论:15周岁的孩子一周的回家作业量最好控制在11.8个小时之内,也即平均一天两个小时左右,在两个小时之内的时间,题目做得越多越好,所以减负不是不要做作业。但是超过了每天两个小时,大部分学生的效率低下,甚至还适得其反。

澎湃新闻:作业应该做到几点合适,如果超过了晚上九点或十点,可能由家长签字不做么?

张人利:

一刀切式地简单规定某个时间点并不符合教育规律,我们学校的做法是用“两个举手”制度来控制作业量,一个叫做学生举手制度,各学科老师布置作业,一般是没有相互商量过的,如果作业量不合理,学生可以举手要求老师减少作业。老师们根据情况,可以进行内部协商,协调布置作业的量。

第二个举手是家长举手制度。人与人不一样,做同样的作业,有的孩子在规定时间内来得及,有的孩子却来不及,根据个体的差异,由家长针对个别情况提出作业做到几点合适。如果作业多了,家长会心疼孩子,但如果做少了,成绩下来了,家长往往也是不答应的。

需要补充说明的是,我们的作业是分层的,如果所有的学生做一样的题目,结果就是成绩越落后的人做得越多,越好的人做得越少,因为错题要反复订正。合理的方法是,落后的学生应该做针对他的能力和水平的题。而好的同学,则需要进行荣誉作业的奖励,做题目不是任务,而是作为礼物来奖励,荣誉作业制度推出近五年来,深受学生喜爱。

减负增效关键在“明师”

澎湃新闻:学校招生以对口入学为主,学生能力参差不齐,会根据学生的成绩分配所谓的“好班”或“差班”么?

张人利:

我们的分班是平均的蛇形分班,即每个班级的成绩只相差一分或者0.5分,基本做到均衡。平均分班,是有教育自信,我不按成绩高低分班,照样出人才,这就是正能量。

张人利(右)向前来参访的教育同行介绍学校经验

我们全方位关注每一个学生,对于学习困难学生,则进行两种辅导,一种叫分散辅导,一种叫集中辅导。我们的原则是全班补课坚决反对,个别辅导坚决提倡。分散辅导即早晨、中午等合适的时段个别辅导,集中辅导是对于学习成绩暂时落后的学生,有免费晚托。根据不同的分层,对部分学习困难的学生进行晚托,最晚到晚上6:00,初三学生的分层更细一些。

辅导的老师有绩效工资作为激励,家长们对此也很感激,因为免费又有针对性,外面的辅导班是做不到的。所以学校的中考成绩很好,去年158个毕业生,考进高中“四校”的有35个,更难得的是我校的中考成绩100%合格。

我们给学生提供的是高质量的教育。源自美国的STEM很火,在我们学校的趣谱(TRIP)课程,做到了全覆盖,三、四、五、六、七、八年级,6个年级常态、系统地学习,一个都不能少,且把劳技、社会、科学、道法和部分校本课程都进行了统整融合,全面提高学生信息化素养。STEM课程原本是理科为主,趣谱(TRIP)课程把文科,比如道法也纳入其中,强化学生的思辨能力,这样在面对新中考改革时,学生也能做到游刃有余。

我们对于学生的培养目标是:致力于培养刻苦学习、快乐体验,讲诚信、明责任、懂互惠,具有自我教育力的学生团队。

澎湃新闻:既要负担轻,又要质量高,这对于老师应该是一大挑战,如何提升老师的能力?

张人利:

老师对学生的影响其实是很大的,我们的老师个个有特色,学校高度关注“课程教什么?教师怎么教?”的问题,教师即课程,给予学生学习经历与体验的课程,实现大课程育人。

小学部校门

静教院附校中学部校门

学校有一支优秀的师资队伍,包括上海市特级校长、上海市特级教师、上海市正高级教师、上海市优秀园丁等一批领衔教师,还有20多名教师在全国和上海市的教学大奖赛上获奖,师资均衡优质。

对于我们来说,不仅仅有名师,学校更期望所有教师都成为“明师”:明学生、明学科、明学理、明育人。

我们为教师搭建专业成长的平台、让更多教师激发实践智慧。比如,如何在减负的同时提高质量,增加效率?我们承接了一个市级课题《提高教师命题素养的研究》,我会请各区教育学院的命题老师出题,和校内老师进行对比,进行循环实证,这样教师命题素养就大大提高了。

题目的研究直接影响到上课,命题审题做得好的教师,课堂质量也高,所以做到了控制量、提高质,这样才能真正地减轻学生负担、保证质量。

老师将是AI时代最稳定的职业

澎湃新闻:学校是上海的教育信息化应用标杆培育校之一,所有授课教师都在课堂教学中应用信息化技术。人工智能时代到来,AI会取代教师么?

张人利:

不可否认,信息科技在某些方面,如记忆、计算、归纳、判断等等已远远超过了人类,但信息科技的一切智慧都是人类赋予的,虽然信息科技在教育上的发展具有广阔的前景,但是至今还看不到信息科技能取代中小幼教育的趋势。

AI课堂

我认为,虽然人工智能已经开始用于基础教育,但是永远不可能替代教师。因为我们的教育不仅仅是一种知识的传授,还是情感的交流。目前大学的一些课程可以用远程来解决,部分中学课程也可以,但小学就不可能、幼儿园更不可能。

所以有人问我以后做什么工作是稳定的?就是教师,中小学教师尤其是幼儿园的教师,绝对稳定,替代不了,因为中小幼教育是一种情感教育。

澎湃新闻:既然老师不可取代,那信息化对于教育最大的影响是什么?

张人利:

在课程、教学、评价、管理、环境方面,信息化都有着广泛的应用,在现阶段,让师生最有获得感的就是评价。

学生评价页面

我认为,小学阶段,对学生的评价要概略,但对教师的评价要精准;中学阶段,对学生的评价要精准,但对教师的评价要概略。

学校通过大数据分析,进行作业量的控制与作业质的提高,通过学业成绩“常模带”的建立,便利教师、班级学业成绩管理。

平时的作业和期中期末的试卷都上传,经过后台大数据的计算统计,超过常模带的数值和低于规定的数值都会拉警报。

而信息化也解放了老师。以往在进行班级学业效果评价时都是分分必争,到底考几分算是好的?如果一个班比另一个班级多一分就一定是好的么,现在常模带的数值幅度之内的浮动,都是正常的,教师也就没那么浮躁了。

对于中学生而言,评价更需要精准。比如语文学习,有的孩子失分是在于文言文的虚词理解不透彻,没有大数据的统计,学生不清楚,老师也不清楚,就只好眉毛胡子一把抓,什么都补,而通过大数据找到了真正的薄弱点后,进行有针对性地补充,效果就是立竿见影的,我们的孩子人手一份评价表,每人各不相同,个性化教育得到了充分的尊重。

作为上海市教育信息化应用标杆校,学校赋予信息技术灵动的教学生命,在探索实践中持续深入推进信息技术与教育教学融合,让每位学生在最适合的教育中得到更加全面的发展。

(本文来自澎湃新闻,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“澎湃新闻”APP)